爱生活,爱建业

安阳球迷联盟 中超 河南建业 安阳球迷

【建业动态】谢天谢地,你终于要来了

时间:2014-04-02 11:11来源:河南商报记者 作者:郭奋飞 点击:
本周六,上海东亚将做客航体和河南建业进行一场中超比赛。虽然建业的对手是中超领头羊,但这显然不是本场比赛最大的看点。它之所以引起河南球迷乃至中国足坛的关注,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:徐根宝。提起徐根宝,就不能不提17年前那段谢天谢地谢人的往事,三谢


       本周六,上海东亚将做客航体和河南建业进行一场中超比赛。虽然建业的对手是中超领头羊,但这显然不是本场比赛最大的看点。它之所以引起河南球迷乃至中国足坛的关注,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:徐根宝。提起徐根宝,就不能不提17年前那段“谢天谢地谢人”的往事,“三谢”算得上徐根宝的一个标签,却也是建业足球永远的痛。
       1996年,建业足球冲上甲B。而我的足记生涯也始于那一年,当时《体坛周报》上关于建业的报道,大都出自我的手笔。说起来,我也算得上那段“三谢”历史的见证者。
       当然,历史不会自动还原其本来面目,也是历经了此后多年的足记生涯,在时间的尘埃下,许多事件的细节和脉络开始在不经意间清晰起来。这篇“史海钩沉”可以让更多的年轻球迷了解那段尘封的往事。
日薪1万 总得玩个大的
       1997年,足球在中国是一项热门运动。随着职业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,一批足球明星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。其中最著名的,当然是新闻不断、争议不断的上海人徐根宝。
       由于声名显赫,徐根宝在那个赛季前受到了甲B球队广州松日的青睐。2000年,我曾经和松日老板潘苏通聊起徐根宝。他说:“当时为什么请他?他是名人啊,人们看报纸看到徐根宝这三个字,都会留意一下,松日电视机的知名度也会得到提升。”
事实也确实如此,到广州后的徐根宝日子过得很滋润。训练之余外出吃饭,当地老板总会争先恐后地给他打个折扣,打得太低,徐根宝还会显得不耐烦,觉得没面子。有时候开车闯了红灯,交警一看到他这张脸也会满脸堆笑,立即敬礼,放行。
据说徐根宝在松日拿的薪水是当时中国足坛的顶薪,签一年的合同,平均下来一天至少也有1万元。享受着这种待遇,徐根宝自然要为松日效犬马之劳,更何况,当时甲B冲甲A的名额有4个,松日也是最大热门。
       于是,在有领导和媒体参加的赛前誓师会上,徐根宝寻思着来点刺激的。果然,他一出口就让人大吃一惊:“如果今年松日队冲不上甲A,以后我就再也不当教练了。”他的一席话,果然让松日队成了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。但打着打着,徐根宝觉得不对劲了,松日的实力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强大,冲A并不那么简单。
第20轮,建业队远征韶关1比0战胜松日,此后他们只需要在剩下的两场比赛中再赢一场,就可以完成冲A。而建业抢占了松日的名额,徐根宝自然要退出江湖了。
       在此背景下,一场“把根留住”的行动悄无声息地展开了。
       体育场外 球迷跪倒一片
       1997年11月22日,建业主场对阵浦东。很多河南球迷都把它当成了冲A庆典,郑州的省体育场也被布置得旗幡招展、号带飘扬,现场的主持人则提前“预祝建业冲A成功”。
       当年的建业因为有3名罗马尼亚外援而实力大增。中场核心尤里安据说是哈吉的替补,前锋安德烈库茨被徐根宝称为“拽都拽不住”,而波尔乌则是一名多面手,既能打后卫,球队落后时,还能冲到前面打前锋。外援和本土球员的关系也很融洽,有时球队输球,他们还会抹眼泪。
       也正是因为这三人太抢眼,让他们成了对方乃至裁判的眼中钉。比赛开始后,建业队慢慢发现他们并没有主场之利。主裁判刘庆伟多次出现误判和反判,再加上浦东队还没保级成功,经过一场死拼,双方0比0战平。更高明的是,刘庆伟不仅将尤里安罚下,还同时给了波尔乌和安德烈库茨各一张黄牌,导致后两人下轮累积黄牌停赛。同时,松日2比1战胜了已降入乙级的火车头。
       比赛结束后,河南球迷意识到他们被暗算了。缺少3名外援,还必须在最后一轮战胜徐根宝的家乡球队上海豫园才能冲A成功,要完成这个任务,可能吗?
       既然大势已去,球迷们索性在看台上把垫座用的报纸都给烧了。一位在场的新民晚报记者还特意数了一下,一共有17处火堆。而场外则比看台上更热闹,以洛阳老球迷为首的一帮“铁杆”,在凛冽的寒风中,呼啦啦的跪倒一片。还有人开始围攻体育场,浦东队被困了1个多小时,才突出重围。
       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时任建业俱乐部总经理的戴大洪成了向足协率先开炮的旗手:“他们就是在这种安定团结的局面下为所欲为;我给马克坚打电话了,他告诉我,徐根宝已经找了领导,要求给他面子;刘庆伟根本不是什么黑哨,他是官哨……”此后一段时间,刘庆伟湖南家中的电话总会在夜深人静时铃声大作,迫不得已,他只好更换了号码。
       比赛再难打,终归还要进行。就在建业出征上海之前,胡葆森给球队减压:“不要有包袱,放开踢,能冲A当然好,冲不上来年再冲也没关系。”
       报纸上说 根宝终于保住了饭碗
       足球比赛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未知和悬念。但有时候,它又像是一出写好的剧本,只是有的剧中人一片茫然,有的剧中人心知肚明,假装不知道而已。
       在建业和豫园的比赛胶着进行之时,同时进行的松日与万科之战则早早地就没了悬念。松日兵不血刃,以4比1胜出。中场休息时,万科的主教练就坐在教练席上,一脸轻松,连休息室都懒得去了。
       缺少了3名外援的建业队明显攻击乏力,始终无法攻破豫园的大门。最后时刻,一名球员甚至拉着本该无欲无求的豫园球员,轻声说道:“哥们儿,别拼了,我把比赛奖金都给你。”而球场边,也不时传来喊声:“中国足球不能没有徐根宝!”
       就在松日的比赛结束之时,建业的比赛进入了伤停补时。央视直播镜头就对着徐根宝,他口中喃喃念道:“我现在就是听天由命了!”最终,建业豫园互交白卷的消息传来,徐根宝则仰天长叹:“谢天谢地谢人!”
       第二天上海当地的媒体报道说,在建业和豫园比赛后的发布会上,“双方主教练连礼节性的握手都没有”。而另一家上海体育专业报,则在头版刊登了一张徐根宝吃自助餐时手拿餐盘的照片,下面的图片说明更是意味深长:“徐根宝终于保住了饭碗。”
       就这样,松日在最后时刻挤掉建业,冲A成功,徐根宝也可以继续当教练了。而在错过了那次机遇后,建业足球出现在顶级联赛的时间被推迟了9年。一直到2006年,建业才冲超成功。
       经过一个惊心动魄的赛季,松日从徐根宝身上挣得了难以估量的广告效应。但这座小庙显然容不下这尊大佛了,徐根宝之后被王健林看上,转投大连万达。更巧合的是,在第二年的足协杯抽签中,万达又和建业抽到了一起。听到这个消息的戴大洪在办公室里哈哈大笑:“徐根宝,你敢来河南吗?”
       再往后,徐根宝接受《鲁豫有约》采访时还提到了这段“三谢”的故事。鲁豫笑吟吟地问:“听说你在最后一场比赛之前,还特意回到上海做工作?”徐根宝则辩解道:“做工作也是让他们真刀真枪地打啊,不是让他们放水,最终打平了嘛。”
       “做工作”的含义自然就深刻了。怎么做工作呢?仅仅是做思想工作吗?涉不涉及其他更实惠的“工作”呢?尽管江湖上传言四起,但注定不会有确凿的证据,倒是徐根宝后来又说了一番话:“欠河南的债,终归是要还的啊。”
不欠债 何必还债
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。
2001年的甲B联赛,徐根宝率领中远队到新乡再次挑战建业队。故人重逢,徐根宝感叹道:“欠人家的债,终归是要还的啊。我这次就是来还债的。”这句话又透露出怎样的玄机?中远输给建业后,徐根宝则对记者们说:“我这次是还清了啊,省得你们记者老是说这说那,没什么意思。”
当时,徐根宝大概不会想到建业足球竟然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。截至2014年,中国足坛只剩下了北京国安和河南建业这两家没有易过帜的俱乐部。徐根宝更不会想到,在崇明岛十年磨一剑后,年过七旬的他,又会率领一帮90后球员,在中超赛场上和建业狭路相逢。
事实上,有专业人士指出,那段著名的“三谢”就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早期的假球标签。就是足协的包庇和纵容,才授人以柄,才使他们威信扫地,以至于后来的隋波事件、渝沈之战、甲B五鼠等一系列风波此起彼伏、防不胜防。
对于中国足球,谁都可以骂,但有些人就没这个资格,因为他们就从这个龌龊的行当中捞食吃,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。就像门缝里的老鼠,只要门开着,随时可以进去偷吃,一旦门关紧了,它就无处藏身。
17年过去了,当徐根宝在本周六出现在航体时,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?他,真的要来了吗?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